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钩沉】毛主席为他题写墓碑这位新闻联播用6分钟缅怀的烈士遗骨下落之谜如何破解

时间:2018-09-23 07:52:59  来源:本站  作者:

  【钩沉】毛主席为他题写墓碑,这位新闻联播用6分钟缅怀的烈士,遗骨下落之谜如何破解

  【钩沉】毛主席为他题写墓碑,这位新闻联播用6分钟缅怀的烈士,遗骨下落之谜如何破解

  摘要:新中国诞生伊始,从领袖到亿万民众,都十分怀念这位英雄。可是烈士的忠骨在哪儿?直到1958年,寻找、鉴定烈士遗骨的一系列工作终于有了眉目……

  4月4日起,央视《新闻联播》推出了系列报道《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首期节目记述的是方志敏烈士,时长达6分多钟。

  方志敏,1899年生,江西省弋阳县人,曾先后任赣东北省、闽浙赣省苏维埃政府主席,红10军政治委员,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中共闽浙赣省委书记。

  1934年11月初,方志敏奉命率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北上,被7倍于己的军重兵围困。他带领先头部队奋战脱险,但为接应后续部队,复入重围,终因寡不敌众,于1935年1月被俘,当年8月6日,他英勇就义,时年36岁。

  他在狱中用敌人让他写供状的纸笔,写下《可爱的中国》:“不错,目前的中国固然是江山破碎、国弊民穷,但谁能断言中国没有一个光明的前途呢?不,决不会的,我们相信,中国一定有个可赞美的光明前途。”

  新中国诞生伊始,从领袖到亿万民众,都十分怀念这位英雄。可是烈士的忠骨在哪儿?直到1958年,寻找、鉴定烈士遗骨的一系列工作终于有了眉目……

  国家司法部法医研究所保存有一份《方志敏遗骨鉴定》档案,反映了当年法医和专家为寻找、鉴定烈士遗骨所走过的曲折和艰难的历程。

  这份档案的日期为1958年5月26日,共7页,鉴定结果出现在第4页上:“送检骨骼经上述检查判断,第一类骨骼应属男性的人骨,年龄约30-40岁间,身长约1733-1767毫米,结合方志敏烈士的就义时间地点,和唯一戴足镣者等情况,第一类骨骼应属方志敏烈士的遗骨。”

  当年参与寻找、鉴定、保存烈士遗骨的江西省公安厅法医张伟纳同志详尽地诉说了当年的情况。

  1955年,党中央作出了寻找方志敏遗骨的决定。在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同志直接指示下,江西省成立了以方志纯(方志敏的堂弟,省委、省政府领导人之一)等领导组成的方志敏遗骨调查小组。

  20年过去了,方志敏烈士的遗体埋在何处?历史给人们留下了一个谜团。这项工作从何入手?人们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注视到历史上那惨痛的一页。

  1935年8月6日,方志敏在南昌市下沙窝遇难。由于方志敏是被秘密杀害的,所以知道掩埋烈士遗体准确位置的人极少。方志敏遗骨调查小组向社会发出通告,号召人民群众积极提供线索。

  有人提出,方志敏赴刑留下了刑场照片,摄影师应该知道。费了一番周折,调查小组终于打听到被当局指派到刑场拍照的是“真真”照相馆的一名摄影师。可调查小组将这位摄影师带到下沙窝区域内,他却一筹莫展,无法辨认准确位置。

  又有人反映,方志敏殉难后,当局曾使人用一口薄棺材就地掩埋。于是调查小组又找到其中一名当事人配合,组织人力到下沙窝挖寻,仍然没有结果。

  方志敏临刑时带着脚镣,他的遗体遗骨肯定有铁镣相伴。可是,人们在挖掘到的尸骨中一直没有发现铁镣的踪影。遗骨寻找如此艰难,一时使人陷入迷惘……

  1957年春,江西化纤厂在南昌下沙窝破土动工。一天,基建工人在挖地基时突然发现一堆骨殖,并伴有一副脚镣!调查小组得到报告后,立即指示专家和有关人员赶赴现场,进行实地勘察。

  这时,一份以江西省政府名义发出的加急电报发往浙江东阳北麓中学,将当年一度兼任看守所长的凌凤梧先生火速请至南昌。

  据凌凤梧回忆:1935年8月6日,那是个浓云密布的清晨,天空不时还飘着雨点。看守员黄克明惊慌失措地跑来,把他从梦中唤醒:“快!快!方志敏被拉出囚室,押到牢外,看来要处决……”这时,曾一度任看守所长的凌凤梧遭嫌疑已被调回军法处,尽管这消息在他被调出看守所那一刻就意识到,但这突然传来的凶讯仍似晴天霹雳,他连鞋带都没系好,便冲出房门。

  果然,看守所大小通道上已紧急戒严。凌凤梧毕竟是军法处秘书长和老看守所长,他排开军警和狱卒的阻拦,挤到了前面。只见方志敏拖着铁镣已走到刑车跟前,他眼睁睁地看着刑车在自己身边缓缓开过……

  凌凤梧,浙江金华人,早年毕业于上海文森氏英语专科学校,后又进上海政法大学攻读。毕业后曾在浙江桐庐县法院任书记官,1934年离职到南昌绥靖公署军法处,曾任书记官,后调至看守所。当时,身为驻赣绥靖公署军法处看守所长的凌凤梧无法回拒上司交给他对方志敏“劝降”的任务。绥靖公署主任顾祝同还亲自告诫他,这是蒋介石的意思,马虎不得。

  通过与方志敏的接触,凌凤梧被一位人的浩然正气所感动和折服。当方志敏提出改换沉重铁镣以减轻痛苦,凌便立即请示军法处。开始未获准,后来,凌摆出“便于劝降”等理由,得以给方志敏换上一副轻脚镣。

  方志敏还常常开导他:“你是个品格踏实本分之人,我们一向很尊重这种人。你应远离官场,否则是要吃亏的……”

  方志敏就义后,狱警从烈士囚室内搜出写有“木吾兄(即凌凤梧)”的签条,内容是感谢凌为他减轻铁镣。为此军法处曾以通匪罪将凌拘押,后由于证据不充分及有人说情才从轻发落,他被撤职押回原籍。后来,凌凤梧就按方志敏生前的规劝,回家做乡村教师。

  1957年,凌凤梧被请去江西鉴定方志敏烈士遗骨。一到南昌,就被烈士遗孀缪敏热情接去。次日,凌凤梧、缪敏与方志纯等省委领导驱车直奔下沙窝实地勘察。

  面对着深埋地下达22年之久的骨殖,烈士生前的亲友们一个个心都在颤抖,忍悲含泪地审视着。凌凤梧双手托起那副在地下还套着两根胫骨的铁镣,掂掂它的分量,用手指抹去一些剥落的锈屑,仔细辨认镣铐。

  “就是这副脚镣!”面对一堆骨殖,凌凤梧禁不住滚下了热泪。在场的人一个个也潸然泪下……

  一只大木箱送到了江西省公安厅法医工作室。木箱内装的正是从下沙窝方志敏就义处小心翼翼收集到的残缺不全的骨骸,共计79块。

  这79块骨骸哪些是方志敏的遗骨呢?这项辨别遗骨的重任交给了青年法医张伟纳。

  那时的张伟纳,刚从法医研究训练班毕业参加工作不久,尚缺乏工作经验,况且省公安厅技术设备又匮乏。可是,公安厅的领导向他交代任务时没有丝毫含糊:“省委对遗骨鉴定极为重视,指示我们通过法医技术作出鉴定。这是一项光荣而又重大的政治任务。分辨烈士的遗骨,一定要绝对准确!”

  箱子打开了,只见骨骸由于年代太久几乎都已发黄变黑,有的松脆断裂。张伟纳小心翼翼一块一块地清点。他拿起其中已确信无疑的两块胫骨,心都颤抖了。他早已听说烈士的这一对胫骨一直被套锁着埋在地下整整22年。

  张伟纳先来到挖出骨骸的现场勘察。下沙窝濒临赣江。方志敏就义时,这里是不长草木的一片荒滩。由于江水淹浸,这里泥沙沉积,土质潮湿。但他勘察发现掩埋骨骸的地方地势较高,而且是黄泥土,现存的骨骸表面风化,骨质脱落,呈棕褐色。根据现在这种土质的情况推算,年代应在20年左右,这正好与方志敏就义的时间大致吻合。

  为了准确鉴别烈士的遗骨,方志纯、缪敏、凌凤梧等方志敏的亲友共同向张伟纳提供有关方志敏的人体情况。方志纯说:按我的身高类比,志敏的身高应近1.8米。张法医根据戴镣的那一对胫骨中的长度,按照马尔夫里埃氏表推算,死者生前身高应为1.77米左右。这与志敏的实际身高基本相符。同这两块胫骨埋在一个穴内的,还有七块骨骸,即两块髋骨,两块腓骨,两块股骨和一小块股骨头。髋骨和股骨连接处的髋臼直径较大,髋骨大,切迹较深,由此可鉴定为男性。从胫骨磨片测定以及根据巴尔达沙和苏莱氏表推算,死者生前年龄在30岁至40岁之间。这与方志敏就义年龄(36岁)也相符。

  通过法医的技术鉴定,只有9块骨骸是方志敏的遗骨,其他70块骨骸在最后的鉴定书上下了明确结论:“其他骨骼均属短小男人或女人、儿童骨骼,均不属于方志敏遗骨。”

  为了确保鉴定无误,张伟纳于1957年12月28日把遗骨交送到当时设在上海的司法部法医研究所,要求再次审定。研究所所长张颐昌和法医陈世贤都曾是张伟纳的老师,他们与张伟纳一起对遗骨再次极其慎重地进行各种复杂的技术检验。其间还得到法医研究所顾问、苏联专家以及复旦大学人类学教研组长吴定良教授的帮助。专家们反复切磋,化验分析,对遗骨的埋葬年限、性别、年龄、身高等,通过检验和推算得出科学数据,结果证明张伟纳的鉴定是正确的。

  958年5月26日,法医研究所的专家们正式签署了这份长达7页的鉴定书,宣告这9块遗骨确凿无疑是方志敏的遗骨。

  中共江西省委向党中央报告了发现和鉴定方志敏遗骨的经过。党中央及时批示安葬烈士遗骨。

  1976年10月,是个不寻常的金秋。随着“文革”宣告结束,共和国的命运有了良好的转机。1976年底,张伟纳郑重地向江西省公安厅领导报告了烈士遗骨保存的情况。这时省委相关领导也得知毛主席早为烈士题写有墓碑。

  原来早在1964年5月21日,副省长王卓超致信中央办公厅主任,请他转交江西省委请求毛主席为烈士墓碑题词的信。同年11月9日毛主席亲笔题写了“方志敏烈士之墓”后,在差人交与转交江西省委的同时还写了亲笔附言:“写了一张,请同志转去,不知可用否?”有位专家说,一生题写的墓铭寥寥,而此幅是他题写的最后一个烈士墓铭,可见他对方志敏烈士怀有特殊的情感。因此,省委立即指示,重新抓紧基建工程,早日安葬烈士遗骨。

  1977年8月6日是方志敏烈士殉难42周年纪念日。这天上午,人们终于迎来了一个迟到而隆重的葬礼。

  江西省革命烈士纪念堂前。张伟纳怀着异常激动的心情,在省公安厅领导的陪护下,庄重地捧出遗骨箱,把他珍藏达20年之久的9块烈士遗骨,当着各有关领导及烈士亲属的面如数清点,然后用红绒包好放进汉白玉特制的棺内。灵棺上覆盖着鲜红的中国党旗。成千上万的干部群众夹道护着灵车缓缓驶向墓地。

  方志敏烈士陵墓修建在梅岭一个山岗的半腰间。站在墓前环顾周围:前边是滔滔不歇的赣江,后面是绵绵不尽的山峦。一条长长的绿色甬道从山脚通到山腰宝马娱乐,两行挺直翠绿的柏树,排列在烈士墓前。两棵威严挺立的雪松,像忠于职守的哨兵,长年守护着烈士英灵。

  安葬仪式由省委主要领导人杨尚奎主持,江渭清同志作讲话。当时的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都敬送了花圈。省市各界代表千余人来到墓地参加了隆重的安葬仪式。

  人们怀着异常沉重和无限敬仰的心情,站在烈士墓前深深地三鞠躬。此时,满头白发的方志纯格外激动,他一把拉住张伟纳的手说:“谢谢你,谢谢你,伟纳同志,你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